两个恰恰好

山海的浩瀚 宇宙的浪漫

秀场爱情

第一年,他作为一个普通的流量明星第一次来米兰看秀,走在中间的小模特看起来稚嫩又可爱,走到他面前的仿佛心慌慌地乱了步伐。
第二年,他成为顶级流量,作为品牌代言人再次受邀来米兰,去年稚嫩的小模特今年已经走了开场,Karry今年知道了他的名字,Roy,听起来跟自己很配,他冲小模特眨了眨眼,小模特偏了偏头,回了一个wink。
第三年,他作为全能歌手被邀请在台上唱歌,Karry小歌王很酷的,在台上谁都不理,放肆地唱自己的摇滚。但是闭场的时候,超模Roy出场的第一秒,台上的小天王怎么就笑出虎牙了呢,一首迷幻摇滚被Karry唱出了缱绻浪漫的味道。小天王边唱边走向前牵起了Roy的手,明明是临场下意识的行为,偏偏两个人走出了天生一对,并肩为王的气场。

喂,以后的路一起走吧。

Mark一个脑洞

牵白马的王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时代国,有一群人民幸福地生活着。时代国一共有一千个臣民,其中就有一百位王子,王源是其中最小的第一百位王子,妈妈也是地位最低的女仆,其他九十九个哥哥出门的时候,他就负责牵着哥哥的九十九匹白马,一个人带着一群小车队,人们都亲切地叫他白马小王子。

源源小时候还没有白马高,磕磕绊绊地牵着一群马,但是源源好像有魔力一样,只要摸摸小马们的头,他们就全部乖乖地跟着他跑。转眼源源马上就要十八岁,老国王也好死不死不知道还有几年活头了,王源必须要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了,毕竟自己跟王位之间还有九十九个哥哥的距离,随便哪个哥哥上位,都不会有自己好果子吃的。

又是新的一天,王源打扫完了王国最大的跑马场,想要偷偷钻回他的小阁楼偷会懒,今天可是他的十八岁生日啊,虽然王国里没有人会记得。王源捧起了他最爱的小绿绿,委屈地碎碎念:“小绿绿啊,我的小绿绿为什么还不开花呢,都养你六年啦,铁树都要开花啦,我的小绿绿还不开花!”

小绿绿是源源十一岁的时候,爸爸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送给他的礼物。那天,国王不知道撞什么邪,心情特别好,说要去邻国访问,把每个王子都叫到大殿,挨个问他们想要什么礼物,那时候老国王还正值壮年,对每个王子都一视同仁。其他王子都喊着,要宝剑,要骏马,还有说要个公主的。轮到源源了,老国王温柔地问:“源源想要什么礼物呢?”王源想了想,说:“源源没什么想要的,如果可以,爸爸可以把踏上邻国土地时碰到的第一株植物带回来给我吗?”

于是就有了这盆小小的,丑丑的,还六年都不开花的小绿绿。王源其实不是那么傻白甜的王子,当时提这个要求,并不是他真的有那么清新脱俗,他也喜欢好看的衣服,也喜欢锋利的宝剑,更喜欢勇猛的骏马,但他当时只想努力让老国王记住他,记住他还有个最小的,天天在牵白马的王子。

可惜失败了,小王子活了这么多年,以为自己挺套路的,其实还是傻傻的,摸不透人心,不过至少从此以后有了盆小绿绿,天天听小王子讲话,小王子的一切真情或假意,没有宣泄的窗口,就尽情地倾诉给了小绿绿,尽管小绿绿每天就那个蠢蠢的样子,简直是王源见过的最丑的植物了。

可是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是不是十八岁的生日会有魔力的,小王子的眼前突然被一道温柔地光笼罩住,然后他的小绿绿的不见了,出现了一个穿着蓝色骑士装的......小精灵!小王子吓坏了,大喊道:“哪里来的蓝精灵!把我的小绿绿还给我!”

王俊凯恨不得把他的小主人打晕,然后拔腿就跑,谁要给这种蠢货做守护神啊!但还是耐着性子,清了清嗓子,假装绅士地说:“主人您好,小绿绿是靠着饲主的爱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您已经陪伴他六年了,用爱意召唤出的守护神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直到您找到幸福为止。”

“啊???这么说......你就是我的小绿绿。”

“咳,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啊!那我跟你讲的小秘密你也都知道了!”

“是的,守护神出现的目的,就是在重要的时刻,为主人找到幸福。”

王俊凯表面一本正经地说,心里却暗暗腹诽,到底是受了什么蛊惑啊,明明期限还没到,但是今天的小王子实在太过可怜,他实在是忍不住才现身,还编了一大堆乌七八糟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才不是因为心动。

夏秋岛上的每一株植物都有自己的生命,或者说其实这就是一个植物王国。王俊凯本来其实是岛上最高一株守护树,也兼任国王,但是每天实在是太多莫名其妙的人来他这里许愿了,他被吵得脑壳都疼,实在忍不住就把自己变成了一株小小的仙人掌,对,你没听错,这个岛上的人就是这么任性,国王也可以随便跑路的。刚刚安生了没两天,就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外地人,把他拔了,对,没错,拔了,镇岛之树被人在睡梦中拔了,还不知不觉被人带离岛了,说出去,我不要面子的啊!王俊凯就想着先在这待几天,等到那群蠢草忘记这件事了,再悄悄溜回去。

但是刚睁开眼,就不小心撞进了一片星海里,不同于粗鲁地把他扯下来的老男人,这个人轻轻捧着他,不时还用自己纤细的手指摸摸自己的头,嘴里怯怯懦懦地说着抱怨的话。王俊凯却第一次听这么多话,一点也不烦,他觉得,他听见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从此以后,王俊凯就心安理得地在这安家了,不知不觉,就陪了这个小朋友六年。每天听小朋友讲,今天又去哪里偷喝牛奶,厨房的阿姨又悄悄给他塞小蛋糕,他又发现了哪个王子跟小女仆有奸情,都是些鸡皮蒜皮的事。可是小王子讲的很开心,那他就也听得很开心。但是大部分时间,小王子又不快乐,小王子也爱跟他的小绿绿讲他的小心机,但王俊凯每次听了都想笑,这算什么心机呢,连恶作剧都算不上,傻乎乎也成不了,小王子还每次都觉得自己做了坏事,跟小绿绿忏悔半天,王俊凯只好摇摇自己绿色小叶叶,轻轻地拂上小王子软乎乎的脸颊。

小王子十八岁了,是真的该想想自己的未来了。王俊凯问他的小王子打算怎么办,小王子横他一眼说,“你不是守护神吗?怎么办还要问我啊!”

“守护神也不能不按主人的意愿做事啊,再说了,你别忘了,我就是你的小绿绿,你的计划,我一清二楚,需要我帮忙吗?”其实王俊凯心里是有他的计划,但是那是他的计划,不是王源的未来,他的人生,要他自己把握。自己能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帮他完成他的计划,看着他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王源剩下的人生,还有没有自己,其实并不是很重要。

王源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仿佛所有童话故事中拙劣的配角,在王子和公主取得幸福生活之前造成一点无足轻重的小波折。

但是王源是守护神心上的小王子,守护神会用一切努力,篡改结局,让他牵白马的小王子成为真正的王子。

王源有一把自己一点点削出来的木弓,不是很好使,事实上,他的箭术也并不是很好。真不知道他选择这个计划,到底是想要成功还是不成功呢?不过没关系,他有他的守护神啊,眼看着小王子射出的箭在空中摇摇晃晃,根本连芒果国国王的头发边都碰不到,王俊凯硬是强行让箭反地心引力地在空中绕了一百八十度直冲国王的屁股。王源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呃,我居然能瞄这么准吗……我为什么要射国王的屁股呢?还没容他多想,他就被一股不可抗力一把推出去了,他只好按部就班地按照原计划假装路过,满脸着急地跑去给国王包扎,说实话,小王子这幅乖乖软软的傻白甜样子,谁会不相信他呢?

王源顺利地进入了芒果国内部,并且被国王当做贵宾招待,公主好像也很喜欢他,一切都按王源的计划进行了。芒果国只有一位公主,国王又那么欣赏他,很快他就可以迎娶公主,成为驸马,掌握大权,走上人生巅峰了。可是王源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这里的每个人对他都很好,可是他总觉得心里好像缺了一块,缺了什么呢……

啊,小绿绿!

不对!蓝精灵!他的蓝精灵呢?!

最后一次见到蓝精灵就是在芒果国的森林里,王源立刻穿上外套打算跑出门,脚还没迈出去一半,脑壳就被狠狠敲了一下。王小源抱着头想要骂人,结果下一秒就看见他的蓝精灵出现在面前,又傻兮兮笑了。

王俊凯简直要被他的小王子气个半死,你才蓝精灵!你全家都是蓝精灵!算了你个小傻子也是我家的。都到芒果国一个礼拜了才想起我,一个礼拜,七天!上帝都能创完世了!才想起来我!小没良心的!王俊凯被他的小王子气得面部表情格外丰富,偏偏小王子还迷茫地睁着大眼睛凑到王俊凯面前,“蓝精灵,你是不是胃疼啊?我有热水。”

……

他不该跟王源生气的,王源就是个傻子,大傻子!

“大半夜还跑出去干嘛?”

“找你啊!这一个礼拜你都没有天天飘在我身边诶!说好的守护神会一直陪在主人身边呢?”

“是直到主人找到幸福为止,计划进行地很顺利啊,你也成功地住进芒果国了啊……”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还没有和公主结婚啊……”

王源觉得他其实并不是想说这句话,可是真正想说的那句话,又似乎太过于不可思议,他暂时还不敢想。

王俊凯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理取闹生气,反而是温柔地笑了笑,“那我就在这陪着你,直到你和公主结婚好了,反正你这个小可怜又没有伴郎。”他的守护神怎么偶尔很暴躁,偶尔又那么温柔呢。

接下来的日子,王源觉得他开心多了,比刚进入芒果国要开心一百倍的那种。王俊凯陪他骑马,教他射箭,还教他各种宫廷礼仪,王源说王俊凯就像他的神仙教母,然后毫无疑问地又被他的守护神暴打一顿。

有了王俊凯,日子过得好像更快了些。转眼,他就要和公主一起去定结婚礼服了。王源觉得是自己这段日子过得太放肆,差点忘了自己来芒果国的目的,可是说到底他又有什么目的呢,他与国王没有深仇大恨,想成为一国之君也只是想生活得自由点,快乐点。可是他现在觉得好像要和公主结婚这件事,并不会带给他一丝一毫的快乐。

他慢吞吞地走在公主后面,公主让他顺便给伴郎也挑一件礼服,他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俊凯就一直跟在他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定礼服的事,他刻意没告诉王俊凯,总觉得想让他忘记这件事,或者其实是麻痹自己没有这件事。

但是王俊凯好像也阴沉着脸,所以没有注意到王源的魂不守舍。到了礼服室,王俊凯什么都没拿就把王源推进了试衣间,王源正想质问,就看到王俊凯打了个响指,一道银光闪过,他可能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看的燕尾服和世界上最好看的小神仙。

“第一次履行神仙教母的责任,呐,穿上吧。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小王子。”

王源觉得王俊凯虽然嘴角带笑,但为什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啊。但他还是乖乖地拿起了那套白色的燕尾服,正打算换上,但是总感觉背后有道炙热的光,一回头,果然他的小神仙还在盯着他。“喂!王俊凯,我要换衣服啦!”王俊凯看着他的小王子脸都羞红了,也不敢逗他了,摸了摸鼻子,乖乖地转过身,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果然他根本放不下自己的小王子,又怎么能甘心就这样看着他结婚。

才转过去没多久,就听到他的小乖乖又喊“王俊凯,我不会打领结诶,怎么弄都弄不好。”

王俊凯只好认命地转过身,乖乖地低下头给他的小王子系领结,系着系者,觉得自己额头上传来的呼吸声有些急促,一抬头,小乖乖岂止是脸颊,连耳垂都红透了。

“王俊凯,你,你,你离我太近了。”

王俊凯没忍住笑出声来,扯着领结,把他的小王子拉得更近了些,“源源,只是这种程度就害羞的话,明天要怎么和公主结婚呢?”他的小王子真的是意想不到的纯情,王源的耳朵更红了,一边说着走开,一边用手推着王俊凯的胸膛,但是这种力度的推拉,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撒娇更合适,因为王源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很想离开这个环抱。

“接过吻吗?”

“没有。”

“那……会接吻吗?”

“不会。”

“那我教你好了。”

话没说完,王源就感觉自己的嘴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开始只是在自己唇边浅尝辄止,甚至还舔了几口,王源被王俊凯小猫似的动作逗得想笑,刚微张嘴唇吸了口气,就被王俊凯等待多时的舌头趁虚而入,撬开了牙齿,开始放肆地啃咬吮吸。他本该系好的领结也不知道扔哪里去了,王俊凯的手也不安分覆上了他的纽扣,他的锁骨,他的腰……王源只觉得浑身都充盈着王俊凯的气息,王俊凯的味道,然后他就开始晕乎乎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事实上王俊凯并没有跟他做到最后,连互帮互助都没有,王俊凯只是光亲亲他,他就已经晕晕乎乎了,还不忘念叨他的神仙教母太守信用了吧,说教亲亲,就只教亲亲啊。

王小源一昏就昏到了晚上,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了,他要结婚了,他要实现他的愿望了。他在仆人的催促下完成着一件又一件循规蹈矩的任务,被簇拥着进入礼堂,礼堂的尽头,是他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全世界最帅的守护神。

王俊凯捧着戒指,看着他,笑的很温柔。昏昏沉沉了一上午的王源突然就清醒了,他突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他根本不想要沙滩小岛马车和城堡,他只想跟他的守护神吵吵闹闹直到老。王源跑的很快,跑向他温柔的守护神,他说:“你现在要结婚吗?”王俊凯被他的小王子吓了一跳,“啊?什么?”

王源盯着他的眼睛,坚定地又问了一遍。

“你现在要结婚吗?”

“我,我,我为什么要结婚啊?”

“那我也不要。”

小王子就这样牵着他的守护神跑路了,不顾身边一脸懵逼的公主,和无数个即将追杀他们的大臣。

王源再也不想要王位、权利、或是其他的浮华了,他现在只想跟他的守护神私奔,去哪都好,反正他的守护神永远也不会消失了,因为王源发现,没有他的守护神陪在身边,他怎么会幸福呢?

他又回想起结婚前的那个晚上,他非要拉王俊凯去屋顶上看星星,芒果国雾霾那么严重,按理说是看不到星星的,可是那天晚上的星星特别特别的亮,星星散发的微光软绵绵的包裹着他们,王源觉得他和王俊凯都变得小小的,一起融化在了星星的光芒下。王源觉得王俊凯的眼睛亮亮的,好像有魔力,好像在对自己说,“跟我走好不好。”然后,他就睡着了,做了出生以来最甜蜜的梦,星光下,王俊凯轻轻地吻着自己的眼睛,王源觉得自己软绵绵地要融化了,半梦半醒之间王源只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他真的好喜欢王俊凯哦。

王源不靠谱的守护神拉着王小源全世界逛了遍,最后才来到夏秋岛。

“这是我的国家,其实我也是国王啊,所以不要执着于当王子了,做我的王后好不好。”

小王子让他滚。

好吧,从此夏秋国就有两位国王啦。

 

 

夏秋朝秘史

一千年前的凯莉妹妹×罗伊姐姐  百合向

夏秋朝的后宫总是不太太平。人人都说皇后温柔贤德,天性稳重,担得起母仪天下之重。然而就是这性子太过温顺素净,怎么就不讨当今圣上欢喜,念着她母家的从龙之功,赏了皇后一位之后,竟是再没进过皇后的院子一步,终日挑着那些柔媚娇艳的嫔妃寻欢作乐,任凭她们一个个欺压到皇后脸上去,也不说个半句不是。

最近这本就不安稳的后宫倒是又掀起了点波澜,皇上去渝州一处山沟里散心,不知怎得就遇上了一位在山山水水下滋养得明艳动人的姑娘,硬是不顾反抗将人强掳到宫中,直接就封了嫔。宫中诸位倒也没当回事,只当是皇上一时不开眼恩泽了一位乡下傻兮兮的民女罢了。谁知道这姑娘,大胆泼辣,行为纵横跋扈,见谁都怼,几位赶上来想要一番羞辱的嫔妃,就差就没被动手打出去。几位娘娘哭哭啼啼朝皇上哭泣,奈何皇上正处在捡到一位不上钩的小辣椒可以好好逗弄一番的乐趣之中,根本不管这些细碎之事。

每到周一按理说所有嫔妃要集体向皇后请安,这是皇后每周最怕的事情,明里暗里的,一群人免不了一顿夹枪弄棒的戏弄讥讽,平时在皇上那不如意的气可劲往自己身上泼。新入宫的小猫儿自然也是得到了这一消息,以为这是要向她那些智商长期下线的脑残姐姐请安去了,自然是浑身的反骨都被逼出来了。当天,穿着一袭红衣,飞扬恣肆地就去了,把妖艳贱货的模样倒是学了个十乘十。小猫儿本身就是耿直的要命,就是看不下去宫中这怪毛病,破规矩,但是人确实个一等一的讲原则的人。往常的请安,那堆嫔妃是要多晚来多晚,倒是她按点到了,本还打了十足的精神要和皇后硬碰硬,好趁着受宠在宫中给自己立下威名,不得别人羞辱。

结果一进门,小猫儿整个人就傻那了,我天,这是皇后。小猫儿眼里只看见个一个怯怯懦懦乖乖坐在主位白白嫩嫩的一只小兔子。小猫儿脑子里就回响着一句话:“死皇帝个大傻逼”宫中凤位上这么一位大仙子不宠幸,整天跑出去浪,一天天给宫里塞人,当自己普度众生呢。小猫儿瞬间就收了利爪,敛了锐气,乖巧地寻了个位子坐下了。

……

两个人半天都没说话,小猫儿就盯着皇后看,越看越好看,小白兔耳根都红了,怎么这外头传的那么凶狠的小妃子进来啥都不说就盯着自己看呢。啊,不会又要整我吧,她可是把这位小妃子欺压别的贵妃的事迹听了个透。想到这里又有点心里发慌,偷偷害怕地瞅了小妃子几眼。总觉得这位小娇娘有点眼熟。小猫儿心都化了,哎哟我天,这么可爱的小白兔,恨不得抱回家养的。是的,小猫儿同学非常大女子女义。

等了约摸半个时辰,那群嫔妃们才慢慢悠悠晃进来,嘴上还客套着说哎哟对不起起晚了。

小猫儿眉毛一皱,轻飘飘扔下一句“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各位姐姐年纪大了,是该多休息会,不然皱纹更明显。” 直直刺得在场各位娘娘恨不得咬碎了牙。

席间,各位娘娘又表面上装作深明大义说皇后身为后宫之主,应该尽好自己指责,劝诫皇帝安心朝政,不可肆意娇宠一人,暗里又讽刺皇后没有本事,留不住人。

哎哟,小猫儿这个暴脾气,要不是想着在小兔子面前留个乖巧的好印象,她都要掀桌了。

当即就面下一沉,又装作调笑的样子,勾起嘴角说:“各位姐姐真是折煞我了,本宫自知还未国色天香到担下皇上独宠的位子,各位姐姐有空来皇后着抱怨,不如想着怎么把自己收拾得好看点,好讨皇上欢心吧。”

说完,也没和皇后道别,径直走了。皇后倒也不恼,知道她是给自己解围,也不敢再往深想。毕竟,自从这小丫头一来,宫中那些嫔妃就都懒得再来折腾她,一个个火力凶猛地尽想着阴招给这位盛气凌人的小丫头教训。心下还不免有点担心。

谁诚想,快到晚上,小丫头又来她宫里了。冷着一张脸,放了一个盒子,说早上看自己脸色不好,宫里多的补品,给自己补身子。皇后心里明白,她再得盛宠,目前也不过是个小嫔妃,哪来的多余的补品,明明是拿来专门给自己的。应承下来后又叫身边的小丫头,取了自己宫中上好的一副镯子,赐给了小丫头,还软绵绵地说:“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这镯子衬你。”小猫儿都心都快给这位小兔子挠化了,但还是气呼呼阴沉着脸,恨恨地说了句:“王源儿你个小没良心的,真不认识我了。”

皇后从她叫出那个名字就心下一惊,再细细瞅瞅小丫头的眉眼,这不分明就是当初在府中服侍自己的那个傻小孩,激动的当下差点把镯子摔碎。

“啊,我记得你当时黑黑的瘦瘦的,特别让人心疼。”怎么眼下,生得这般好看呢……剩下的话王源实在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王俊凯嗤笑一声,:“傻子,当时才多小,女大十八变懂不懂,还说我呢?你倒好,当时白白胖胖圆滚滚的,多可爱。听你当了皇后还为你开心呢,怎么现在瘦成这个样子了。 ”说着就要上手去摸,小白兔吓得脸都红了,急忙推脱着,连声说,“使不得使不得”。“有什么使不得,都是女生。”小猫儿放肆的掐了一把水嫩的小脸蛋,“瘦的都没几斤肉了”还惋惜的叹了口气。小白兔羞的脸都通红了,王俊凯也就不好再逗弄她。

王源这下才生出心思问了她的小凯妹妹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到宫里来。

王俊凯立刻从小野猫变成乖乖巧巧的小家猫,还是眼圈红红的那种,整个眼角眉梢都向下垂,仿佛突然软了骨头,蹭在她的源源姐姐身上就开始哭诉。王源不在府里,她一个人待着有什么意思,反正本就是孤身一人。于是就跟府里人请辞,一个人到大山里过起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结果谁知道那个狗皇帝居然能溜达到山沟里寻妃子,她就一介布衣,天子要她,她能怎么办啊。

王源听了水灵灵的小脸皱得跟个小包子似得,说:“要不你忍忍吧,等他腻了,我想个办法求求情,让他放你走吧。”

王俊凯虽然是说胡话逗她的小兔子,但还是挺感动的,她的王小源根本就自身难保,还有心思给她操心这些事,宫里呆了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傻啊,简直就是水晶糕女孩儿。

说到这,王源突然一拍脑袋想起来,“啊,你怎么还能在这,皇上按理说今晚还是要你侍寝的,找不到你就怎么办啊。” 

王俊凯听到这,不禁失笑,“那个老不死的,你猜他敢碰我吗?”

她身上可是藏满了小利器,不伤人,就是为了威胁皇帝,只要不危及性命,这点追人的小乐趣,狗皇帝还是愿意体会一下的。

王源听了震惊地张大了嘴。所以,所谓的盛宠了那么天,皇帝根本还没碰到她的小凯妹妹的一根寒毛。

既然这种重要的事,她的小妹妹都和她说了,王源也不想藏着掩着了,坦诚道:“其实,我不喜欢他,皇帝畏惧着我母家的势力又恨我恨得要命,也根本不会让我有子嗣的。”

王俊凯听了心里又是一句,狗皇帝个大傻逼,放着这种山珍海味不要。 

下一句又是谢谢您嘞大傻逼!

但面上还要装作不满,“怎么,听起来你好像很遗憾的样子?”

小白兔听了急得赶紧摇头,“不遗憾不遗憾,我巴不得离他远一点呢!才不会让他碰我一根手指头!”

嗯这就对了嘛。

可是小白兔又忍不住担心,“你这样不是长远之计,他那人阴毒暴戾,忍不了几天,你再不从,他必然要强迫你的。” 

小野猫又开始装起了委屈,“那……人家又能怎么办呢,姐姐就忍心看我送入虎口吗?”

小兔子气的脸都红了,“不可能!我不会让那个狗东西碰你一下的!我我我我想想办法QAQ”

王俊凯被她的小兔子萌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想到小白兔平时看起来甜甜软软,倔起来也这么让人心动。实在不忍心再逗她,于是凑到她耳边说:“源源放心吧,那要死不死的狗东西,早就该死了,就再姑且等几天吧,我就带你走。”

小兔子吓得毛都炸起来了,“你疯啦!王俊凯!那可是皇帝,要……天下大乱的啊。”

“源源,你真以为我进宫是巧合吗?”

“我不管天下,全天下我只希望你开心。”

源源,从小时候第一次见你,我就说了,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我不会让任何人将你困在笼中。

“源源,你是自由的鸟。”

跟我走吧,王小姐。

 

 

 

 

小彩蛋:

卸妆卸妆,让我们反串上瘾了还!看我不打死那个狗皇帝……呸!狗东西!

还笑!王源儿你就知道笑!

让我看看我们小皇后尝起来是不是也是甜的。


刚才突然翻到了最开始的脑洞……怎么又是写着写着就跑偏了啊 !

新得宠的小妃子每天不想着讨好皇帝 天天往皇后宫里钻
每天乖乖悄悄地给皇后请安 请着请着就请到了床上去
皇后有些忧愁 你这样下去 怎么办啊
小妃子啐了一口 那老不死的 我巴不得他早点死 他一死 我就带你私奔
她才不想去讨好那老不死的皇帝呢 她满脑子都是香香软软白白嫩嫩的小皇后

新的一年 我也最最最最最最喜欢凯源啦

圣诞情缘

其实即使在美国呆了这么久,karry对圣诞节也没什么特殊感觉,尤其是每到这个时候,大街上的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这首歌简直就跟恭喜发财一样在他耳朵洗脑式轰炸。但是今年不一样啊,他的小男朋友跋山涉水终于成了他的小学弟,karry简直要制定出一百个圣诞节吃掉马思远的计划。

但是……马思远居然在最适合情侣甜甜蜜蜜约会的日子里,非要拉他去隔壁伯克利大学看别人的圣诞晚会。karry真的非常想敲敲马思远的脑壳,看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有没有把男朋友放在第一位啊!

但是马思远说他表弟特别不容易,一个国内超级红的大明星,为了梦想,非要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学音乐,家里人都很担心,要他多照顾照顾,今天是他第一次在学校晚会上唱歌呢,身为哥哥,我必须去捧场!

karry本来真的很想说,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去照顾别人,但一想,反正王源以后也就是自己弟弟了,捧就捧吧,毕竟自己的傻逼哥哥还跟这位大明星一个组合呢。

到了现场,果不其然,又是那首烂大街的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不过小歌手唱的真的很好听诶,跟原唱满满的欢乐氛围不一样,小歌手的声音清亮又空灵,把一首欢腾的硬生生唱出了满满的缠绵甜蜜,karry听了都恨不得想给马思远脸上亲一口的那种甜蜜。

i don't want a lot for christmas
我在圣诞节不想要很多东西

there's just one thing i need
只有一样东西是我需要的

i don't care about presents
我不在意礼物

underneath the christmas tree
圣诞树下

i just want you for my own
我只想要你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
比你所能知道的更多

make my wish come true...
让我的祝愿成为真的

所有的歌手唱到这里的时候,一般都会把手指向台下观众的,可是台上的小歌手唱到副歌部分,直接傲娇地转了个圈,然后背对观众,唱出了最浪漫的一句: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所有我想在圣诞节要的

is you...
就是你

旁边的马思远一下急了,蹦蹦跳跳地想要看清自己表哥在给哪个小混蛋表白 !

“是哪个小混蛋夺走了表哥的心,我还等着源源哥哥指我呢 ! 哼 ! ”karry虽然心里有点小小吃味,但还是揉了揉气鼓鼓的马思远,帮他朝台上看去,这下看清了,karry宁愿自己没看清。

王源指的地方,那个藏在幕布阴影处,抱着一把电吉他正在伴奏的人,现在正笑得要多傻有多傻的人,不就是他应该远在北京的傻逼哥哥王俊凯吗!

所以之前说的,想我了,觉得我一个人在这里不容易,要来美国看我,带妈妈来美国过圣诞,全他妈都是套路,果然心里只想陪小男友过圣诞吧,哎,爱情啊。

小剧场:

指完了男朋友的王源源觉得自己可以正常营业了,于是就把手收回来,指天,指地,也稍稍指了几下观众。

藏在舞台最边边伴奏的小男友,脸一下就拉下来了,虎牙也不着凉了。

等小歌手唱完,刚走回后台,就被爱吃醋的吉他手一把拉回休息室,捏着小歌手的脸问:“圣诞节你还想要谁,嗯?”

小歌手委委屈屈地被讨了好几个吻,才含含糊糊地说:“要你,只要你,只有你啦。”

终于赶在最后几分钟写好圣诞节小甜饼啦,就是最近一直在循环这首歌,所以就突发写的小甜饼,也有幻想过如果源源真的出国留学,会是怎么样呢,但是不管未来会是怎么样,他们都会陪在彼此身边的吧。💙💚

想知道karry和马思远的小故事可以戳之前写的男朋友太爱学习了怎么办(并没有人想看啦)

解忧甜饼铺

十四岁的王小源给解忧杂货店寄过一封信,觉得大自己一岁的师哥真的好凶哦。每天盯着他看,吃饭挑食要凶,不好好收拾行李要凶,一个动作没跳好,也要凶巴巴地把他的手掰好。王小源大部分时候会乖乖的很愿意听师哥的话,但是有时候也会很叛逆,不想理他,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在酒店也要跟哥哥背对背睡觉。

十八岁的小波偶尔看到了这封信,他提起笔认认真真给十四岁的王小源说,哥哥那时候有点傻,喜欢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对他好,只能希望他一切都好,也努力对他好。虽然方式蠢蠢的,但是对你是真心的,你再多给哥哥一点时间。

然后十四岁的王小源就遇到了十八岁的小波,十八岁的小波对他可好啦,带他去吃火锅,让他喝可乐,大晚上带他偷偷溜进没有人的游乐园坐旋转木马,陪他抓娃娃,让他做一切平时做不了的事,以后可能也没法肆意做的事。王小源超级开心,简直就想跟小波哥哥跑啦,这么对比下来,他师哥对他太坏了,他不要等师哥长大了。

可是王小源气鼓鼓的时候又想,他师哥有时候对他也好好哦,感冒的时候会给自己准备热水,把自己的牛奶拿来给他,让他要长高高哦,一个吃麦当劳也会想到给他带玩具。比如今天,他和师哥已经二十四个小时没说话,哥哥板着脸在他后面走着,但是自己的鞋带开了,哥哥又跑过来凶巴巴地握住他的脚,认认真真地给他打了个蝴蝶结。王小源盯着哥哥软乎乎的头发旋,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气鼓鼓了。

王小源觉得哥哥这几年变了好多,哥哥私下里还是会陪他一起练习跳舞,还是会帮他压腿,但是哥哥再也不吐槽他了。哥哥说,王源舞蹈进步好大啊,哥哥说王源语文考了年纪第一名,哥哥说,王源考上南开是理所应当的事,哥哥被问到弟弟的缺点,想了好久好久啊才憋出来一个挑食,哎,弟弟怎么这么完美啊,根本没有缺点,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坏坏的主持人姐姐让爆小源一个料,前半段全程看电视的哥哥终于舍得把眼睛从偶像身上移开,甜蜜蜜地抱怨起自己家小朋友好不乖哦,又不听自己话,又要冒险挑战双板,真的好不放心,可是又觉得小朋友好可爱啊,只好慢悠悠地站在坡下,就看着雪坡坡上面一个小朋友又努力又害怕,一扭一扭慢慢朝他滑下来,哥哥又担心又觉得自己的小朋友也太可爱了吧,可爱到连等你的十分钟都记得清清楚楚。王小源在哥哥眼里可能有一种超能力吧,就是做什么都超可爱,这么可爱的弟弟,让人怎么爆料啊,觉得不管爆什么料,都是别样的秀一秀弟弟的有趣和可爱,王小俊好生气哦。

王小源不知道的事情是,十五岁的王小俊晚自习回家的路上,曾经被一个穿着绿色卫衣的大哥哥堵住,凶凶地要自己对王小源好一点,不然以后王小源要跟温柔的小哥哥跑了。王小俊要被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就是帅了那么一点点的小青年吓死了,默默地在心里偷偷抱紧了自己的小兔子。然后回去一笔一划地给王小源写,要他陪在自己身边,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

生日会上,王小源送给哥哥一个尤克里里,希望他一直好好唱歌,唱给所有爱他的人,其实小源心里最想听哥哥唱给他听。尤克里里和吉他是绝配,小源其实也偷偷想成为哥哥的绝配。小源十七岁的时候,哥哥回送给小源一个小喇叭,希望小源唱给全世界听,但是最好,还是我们一起唱给全世界听吧。

王小源知道,他和哥哥也许以后会走向不同的路,但是关于唱歌这件事,他们一定一定会一起走下去的,这是他们的开始,也会陪他们一辈子的。

追求梦想很重要,陪在你身边也很重要呀,那就陪在你身边一起追求梦想吧。

你要放弃吗?
不要。

💙💚

今天也在围观辅导员秀恩爱


蟹圆小姐的系里有两个辅导员,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啊不对,总之,这两个辅导员配合的很好。这两位辅导员都姓王,蟹圆小姐悄悄把整天凶巴巴的那个备注为天天黑脸的巧克力,每天笑起来特别甜的那个备注为软绵绵的小牛奶。
一天班群里出现了一条通知【请要申请导员助理的同学,明天上午十二点之前把申请表交到王老师处(年龄大的那个)@巧克力】
嗯,小牛奶这一刀,扎心了。
千载难逢的近距离接触巧克力牛奶的机会,蟹圆小姐姐风风火火填完了申请书,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就早早去到导员办公室门口等着交申请表。
七点四十五的时候,天天黑脸的巧克力今天居然完全没有凶巴巴,整个人感觉细腻红润有光泽,就差把我很开心写在脸上了。
蟹圆小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和老师寒暄了几句,说老师您来得真早啊,这么早就上班,真辛苦啊。
巧克力居然摸了摸鼻子,羞涩地笑了笑说,没办法啊,办公室的事总要有人来干啊。
蟹小姐又壮了壮胆子,问小牛奶今天怎么没来呢。
没想到巧克力居然更开心了,还特别嘚瑟地说,你知道为什么小王老师要你们把申请表交给我吗?因为他今天起不来。
蟹小姐现在的表情:??????大王老师你在说什么?你把我的巧克力还给我??我听不懂啊啊啊我只是个孩子,不要把我拉入成年世界!
巧克力冷静了下,觉得自己说多了,又加了句,你别多想,你们小王老师发烧了。
蟹小姐觉得这句话还不如不加。

今天巧克力调戏小牛奶了吗?
调戏了。
以下内容摘自蟹圆小姐微博
【今天去找巧克力签字,巧克力说小牛奶字写得好看,非要让小牛奶签。好了,我知道你们家小牛奶浑身上下都是优点了,你快闭嘴吧。】

【今天有学生因为晚点名的事情跟小牛奶吵架了,天啊巧克力要气死了,虽然平时都是黑脸,但我从来没见到他这么凶过。】

蟹圆小姐觉得今天的巧克力man爆了,今天晚点名,平时都是小牛奶上来跟我们温温柔柔地讲一下这周要做的事情,但是这次晚点名开头就很不寻常啊。巧克力风风火火地走上来,蟹圆小姐觉得,如果煞气可以实体化的话,巧克力现在周身应该是黑的。巧克力一上台就开始训人,说系里纪律散漫,不守规章制度,从来不按规矩请假。自己不按规矩,还要嫌老师事多,老师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们的人身安全。
蟹圆小姐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果然话题渐渐跑偏,巧克力说,你们就是仗着小牛奶好说话,善解人意,你们就欺负他,不给你批假,还敢跟老师顶嘴。你们可以对辅导员制度有意见,有不满,有事你直接来找我,你可以骂我,质疑我都行,但我不允许你们任何人欺负小王老师。
蟹圆小姐觉得自己迷幻了,巧克力这是在全系几百人眼皮底下告白了吗卧槽操操操!
全村的狗都叫了,啊不对是全场的学生都疯了,都开始狼叫。
结果巧克力一个眼波一扫,又全都安静如鹌鹑,但是蟹圆小姐只注意到小牛奶现在耳朵比草莓还要红。

新上任的小总裁今天第一次去公司视察,台上正在排练的小练习生的刚刚跳完一个转身,回头冲着台下来了一个wink,小总裁觉得自己可能被初恋之枪击中了,决定立即与自己未来的结婚对象签约。